外參
  在“左右共治”的權力格局之下,選擇什麼樣的策略與“跛腳”總統相處,往往是對國會新主們的重大考驗。未來的兩年時間里,諸如聯邦政府“停擺”這樣的極端事例發生的幾率未必會顯著增加。
  離選舉投票日只剩不足兩日,2014年美國中期選舉進入了真正的最後衝刺。目前的民調結果顯示,在眾議院,共和黨保住上屆國會的多數黨席位幾無懸念。在參議院,共和黨能夠有效控制的席位為46個,民主黨為45個,其餘的9個席位是兩黨爭奪的焦點。而其中,共和黨候選人居領先位置的為6個。
  此次選舉中,民主黨敗得糊塗,共和黨卻也勝之不武。選民對民主黨的放棄,更多來自於對總統奧巴馬的懲罰,而非對共和黨的贊賞。三分之二的受訪者都認為,總統奧巴馬的存在,對激起反對者的投票欲望更有效。這樣的選舉結果,標志著美國政治已經步入下行軌道的谷底狀態。
  如果一切“正常”,在剩下的兩年時間里,共和黨將控制國會兩院,與總統奧巴馬“左右共治”。
  在“左右共治”的權力格局之下,選擇什麼樣的策略與“跛腳”總統相處,往往是對國會新主們的重大考驗。二十年前,同樣的中期選舉,共和黨在一舉拿下兩院多數席位之後,曾以強力姿態向在任總統克林頓發起挑戰,迫使聯邦政府兩次“關門”,長達二十餘天。
  不過時過境遷,未來的兩年時間里,諸如聯邦政府“停擺”這樣的極端事例發生的幾率未必會顯著增加。
  首先是效率無存的“左右惡鬥”已觸發民怨。此次選舉中,選民之所以把機會留給共和黨,不是為了鞏固兩黨制衡,而是為了促成妥協。過去數年中,圍繞醫改法案、稅收體制、移民政策等重大分歧問題,兩黨惡鬥已經讓民眾心裡疲憊不堪。在去年的“財政懸崖”事件和政府“關門”危機中,傾力相鬥的兩黨實際上都未獲得令人滿意的政治加分。
  在國會“強化”共和黨權力,更容易讓總統奧巴馬知難而退,放下身段與共和黨談判,積聚共識,出台一些解決問題、而非不負責任、加劇問題的政治方案。克林頓時期的歷史經驗也表明,政黨惡鬥兩敗俱傷,兩黨妥協催生政治效率。
  其次是面向總統職位的共和黨需要積聚更多“正能量”。雖然中期選舉中占據優勢,但共和黨黨內有黨、群龍無首、缺乏凝聚力等幾大最棘手問題仍未解決。
  意識形態上,經濟/財經、國防/外交和宗教/社會等幾大保守派系各守城池,獨立有餘而聯合不足。黨內大佬們呼喚1994年中期選舉期間“與美利堅契約”那樣強力整合的政綱,得到的卻是鬆散無力、缺乏重點的幾條“美國革新原則”。
  組織整合上,茶黨的強勢,讓黨內居於高位的大佬們寢食難安。今年中期選舉黨內初選中,共和黨內國會眾議院的二號人物、多數黨領袖坎托便曾因為在移民問題上遭立場更保守的茶黨“黑馬”的挑戰而意外落馬,引發黨內政治地震。問題是,共和黨內並不缺少極化政治推動下向黨內既有權威發起挑戰的政治新秀,而是更需要有能力取悅、整合黨內主要派系的政治明星。
  在美國“弱黨”政治體制中,團結一致、一致對外,一直是各黨獲得凝聚力的重要備選手段。不過,充當政治“不”先生,不僅需要鬥爭勇氣,更需要政治氣勢。但綜觀共和黨黨內形勢,政治妥協、有所成就更是大勢所趨。當然,這也要看奧巴馬會不會“識時務”。
  □史澤華(北外副教授)  (原標題:美國中期選舉聯邦政府會再次停擺?)
創作者介紹

qv68qvhw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